登录
用户注册
用户昵称
用户邮箱
用户密码
确认密码
验证码
当前位置: 首页 < 科技 < 正文

网络互助,戛然而止?

新浪财经-自媒体综合 21-03-25 110

原标题:网络互助,戛然而止?

来源:NEW财金 

一鸣君 

3月24日,网络互助行业传来重磅消息,轻松互助宣布将于2021年3月24日18点正式关停。

继百度灯火互助、美团互助之后,成为第三家关停的互助平台。

一时朋友圈小道消息盛传,比如监管出手叫停,比如水滴等也将在周五宣布关停等等,无不反映市场对网络互助的广泛关注。

2014年互助萌生,康爱公社(抗癌公社)诞生,引起国内公益互助创业热潮;

2019年行业鼎峰,相互宝上线四个月,即成为行业首个成员数量超过1亿的平台;

2021年前途未卜,百度灯火互助、美团互助、轻松互助相继关停。

网络互助行业作为我国居民医保、商保之外发展规模最大的医疗保障形式,成员规模超1.5亿人,对促进多层次医疗保障体系发展具有一定意义。

迅猛发展的背后,也充斥着“不光彩”的一面,平台线下地推恶劣竞争事件频发,凸显了这个公益事业背后资本逐利的本性,在锐意创新的同时存在着隐藏的风险,两会代表委员、学界等频频呼吁出台监管政策规范运行,“不能再走网贷平台的老路子”。

但靴子还未落地,平台却纷纷自主关停,现象背后或有监管压力,或有IPO合规要求,等等。

显然,网络互助行业该如何前行,已到了不得不给出答案的时候!

人人为我,我为人人

网络互助缘起人类之间的互相帮助,成员间针对未发风险的风险共担,是“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精神在互联网高度发展时代的线上延续。

2011年,康爱公社(抗癌公社)诞生,引起国内公益互助创业热潮,开启了网络互助行业的探索。此阶段国内网络互助平台最高达到100余家,但数字技术属性不强,创新性不足。在有益探索之外,萌生不少乱象。部分平台通过成员提高预付款形成资金池,甚至承诺刚性兑付,且平台未找到合适的盈利模式,难以为继,爆雷风险极大。

2014年9月,北京轻松筹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建立,从众筹模式发迹,紧接着便买通了微信、微博及QQ等诸多社交平台。仅仅三个月后,2014年12月,轻松筹得到数百万美元的A轮融资,投资方为IDG资本和道生投资。2016年1月,IDG资本和德同资本对轻松筹举行了1500万美元的B轮融资。3个月后,轻松筹上线“新装备”——轻松互助,不到一年就拥有600万的用户。2018年4月,轻松互助上线两周年,宣布其互助康健会员数突破4000万元。2019年9月,轻松筹更名为轻松集团,按照轻松集团的构想,从轻松筹到轻松互助、再到轻松保,轻松集团健康服务体系建立了“三级火箭”战略。

2016年,轻松筹最大竞争对手横空出世,美团前10号员工沈鹏创业搭建了“水滴互助社群”平台,IDG资本拒绝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参与了其范围5000万元的天使轮投资。水滴对网络互助行业带来最大的贡献即“三级火箭”模式,真正开启了商业化运作方式。轻松互助、水滴互助等运营平台借助微信的社交红利,快速占领下沉市场,获得较大发展。截至 2020 年 3 月底, 水滴互助和轻松互助的成员数量分别超过 1400 万人和 1500 万人,累计分摊成员数达到数千人。在此同时,中小互助平台违规违法事件时有发生,商业模式不可持续现象突出。例如,同心互助、八方互助、全民保镖、未来互助、蝌蚪互助和比肩互助等平台在该阶段纷纷倒闭。

2018年11月,蚂蚁集团推出网络互助平台相互宝,以数字技术对网络互助流程进行再造,创新性推出成员零预付。后分摊的零资金池模式,并在一年内实现成员人数过亿,由此将我国网络互助行业的发展推进到新的发展阶段。随后各互联网公司纷纷入局互助,百度、美团、360、滴滴、京东、苏宁等,一时间“网络互助”成为流量新入口, “三足鼎立”的格局很难改变,市场发展到达鼎峰。

据蚂蚁集团研究院出台的《2020年网络互助白皮书》描述,2019 年底,我国网络互助行业总成员数量约2亿人次,其中头部十几家服务平台的实际分摊人次约为1.7 亿, 其余数十家平台约服务3000万人次。考虑到行业内存在30%左右的用户重叠率,预计我国网络互助行业去重后的总成员数量约1.5亿人,占中国2020年初人口总量14亿的 10.7%左右。

爱心流量,争议不断

随着快速发展,平台互助人数已接近饱和,存量市场竞争开始加剧,分摊金额持续快速上升,公益形象也多次出现舆论争议。

例如,水滴和轻松开启的“地推模式”,其线下员工因为争“客户”发生肢体冲突,数次上“热搜”,让人们对互助打上了疑问。

公益与商业在同一家公司并行时,到底是为不幸的人提供帮助,还是为了价值变现?

近年来的网络互助平台快速发展,本质上具有商业保险的特征,却没有明确的监管主体和监管标准,处于无人监管的尴尬境地。

社会对网络众筹、互助等模式始终存在较大争议。2020年9月,银保监会打击非法金融活动局曾发布《非法商业保险活动分析及对策建议研究》文章称,有的网络互助平台会员数量庞大,属于非持牌经营,涉众风险不容忽视,部分前置收费模式平台形成沉淀资金,存在跑路风险,如果处理不当、管理不到位还可能引发社会风险。而平台监管缺乏制度依据,处于无主管、无监管、无标准、无规范的“四无”状态。

两会期间,不少代表委员提案直指网络互助领域,多位专家建言献策,建议要加强网络互助监管顶层设计,创新监管方式,解决网络互助平台当前无主管、无监管、无标准、无规范的“四无”状态,把风险关进制度“笼子”里,以确保网络互助模式规范化、可持续发展。

全国政协委员、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家对外开放研究院研究员孙洁指出,目前的网络互助行业,面临监管缺位、准入门槛低、行业平台良莠不齐、资金管理需规范等问题,建议将网络互助纳入银保监会监管框架内。网络互助与保险具有一定的趋同性与互补性。银保监会对保险监管经验丰富,在银保监会的监督管理下,更有利于网络互助平台进一步法制化,落实公平竞争,保证消费者合法权益。其次,加快网络互助行业立法。同时,尽快以立法形式确定网络互助相关主体的权利义务和行为规范,包括对服务平台实行准入制管理,对合格的平台颁发证书并加以公示,对服务平台的运营进行监管等。

全国人大代表、湖南大学金融与统计学院教授、风险管理与保险精算研究所所长张琳在相关议案中建议,要将网络互助纳入保险监管体系实行统一监管,设定规范性的市场运营机制,健全会员准入标准体系和事后评估审查体系,要求互助平台进行报备,防范逆选择风险和事后道德风险。

但靴子还未落地,百度灯火互助、美团互助、轻松互助却相继关停,给互助平台发展蒙上了阴影。

拥抱监管or戛然而止

网络互助长期处在“三不管”地带,十分尴尬。

2020年3月5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医疗保障制度改革的意见》,明确规定“到2030年,全面建成以基本医疗保障为主体,医疗救助为托底,补充医疗保险、商业健康保险、慈善捐赠、医疗互助共同发展的医疗保障制度体系”。意见明确表示“鼓励社会慈善捐赠,统筹调动慈善医疗救助力量,支持医疗互助有序发展”。

一时让行业人士备受鼓舞,似乎身份有望“转正”。市场也屡次传出,监管深入调研互助行业,有望发放网络互助平台牌照。

但监管趋严的态势下,这个“美好希望”似乎越来越缥缈。

今年年初,美团互助关停后,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首席风险官兼新闻发言人肖远企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回应,“我们觉得美团互助偏离美团主业和逆选择风险不断增加,是其关闭的主要原因。下一步,我们还将对网络公司做互助业务进一步地关注,了解其运行的方式和风险情况,再根据情况采取相应的措施。”

网络互助平台也在尝试多种途径正规化。例如水滴曲线入股安心财险,意在觊觎其互联网保险公司牌照,但进展并不顺利,最终没有通过监管审批,似乎也看出监管态度。市场也屡次放出消息,众安、阳光等保险机构入股轻松,也未能成行。

屡次尝试之后,互助已成为平台的“绊脚石”,尤其是在传言水滴、轻松筹划IPO的背景下,合规问题也逐渐凸显,成为上市路上的“定时炸弹”。

2020年10月,蚂蚁集团在彼时披露的招股意向书中就明确表示“如因各种原因相互宝无法满足合规性要求,不适合蚂蚁集团作为上市公司继续经营,则蚂蚁集团将剥离相互宝业务”,明确了相互宝本身在合规方面仍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

但不可否认的是,网络互助作为“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精神的传承者,保险的初级形态,在补充保障方面做出了一定成绩,也起到了保险教育作用。《2020年网络互助白皮书》显示,网络互助行业的成员群体主要为收入中等及偏低、保障相对缺乏、大病负担能力较低人群。近 80%成员年收入在 10 万元以下, 72.1%来自三线及以下城市、农村,2.93%成员自述没有社保, 68.40%成员自述没有商业保险,60.63%成员表示10万元以内自担费用带来较大经济负担。

国泰君安非银金融行业研报显示,互助平台通过风险教育提升客户保障意识,将提升全社会的保险渗透率:互助平台参与者多为无商保人群,互助平台作为基础的入门保障产品,通过理赔案例等风险教育提升客户的保障意识,激发客户的保险需求,为保险行业带来新客户,能够提升保险渗透率。当前成熟互助平台的主要发起人一般会通过保险代销进行流量变现,从结果来看经过“体验”互助平台后的流量向保险的转化效率更高。

健康是最具普遍性的民生诉求,医疗保障则是应对人生疾病风险和促进人民健康素质提升的基本制度保障。近年来,党中央、国务院坚持以人民健康为中心,建立健全了世界上规模最大、覆盖全面的基本医疗保障网,参保人数超过13.5亿人,覆盖面稳定在95%以上;医疗保障基金收支规模和累计结存稳步扩大,整体运行稳健可持续,在破解看病难、看病贵问题上取得了突破性进展。但我国医疗保障领域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依然存在,保障能力和水平有待进一步完善。

网络互助存在风险,但是否可以正确引导,进行转化升级,例如改造成“普惠保险”形态的相互保险等等,而不是一棍子打死。

截止到3月,最新一次公示显示,轻松互助均摊人数高达1734.8万,在网络互助行业,仅此水滴互助、相互宝,排名第三。

行业老大、老二,下一步行动也备受关注。

回归公益互助本质,监控风险,运行合规,或才是出路!

0 0
热门评论 0 条评论
loading
该条评论仅代发言者本人观点